城堡磨坊

谁把农民逼成了专家

孙帅(Sunshine)于2008年1月整理

中央电视台《共同关注》2008年1月4日视频

把维权农民逼成专家是法治社会的悲哀

殷国安(中国青年报2006-11-17)

  一个小小的手术后,左腿骨折的妻子面临截肢,但两次医疗事故鉴定均称“不构成医疗事故”。今年9月7日,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终于下达了对此案的判决书:“忠县中医院在对王朝珍的诊治过程中存在着医疗过失……由中医院赔偿王朝珍69845.99元”,看着这张等了8年的判决书,周泽桂和妻子王朝珍禁不住抱头痛哭。(《重庆晚报》11月14日)
  为了这场官司,周泽桂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够格的“专家”。一是成为医药方面的专家。8年来,贫穷的他上百次到重庆和周边区县的书店悄悄抄医书,熟读78本医书和20多本法律书籍,记笔记近十万字。仅有初中文化的他还自己写出一份“医疗事故鉴定报告”,这份报告让司法部的医学专家也称奇,不相信这出自一个农民之手。同时他也成为有关法律方面的专家。2001年,周泽桂凭着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向忠县人民法院起诉,状告县中医院手术中存在过错,造成妻子残疾,法院判决他败诉。周泽桂不服上诉,二审维持原判。两次败诉让周泽桂明白了另外一件事,就是光有医学知识还不行,还必须懂法。周泽桂开始学法律,他阅读法律著作,并记下了200多篇法律笔记。
  农民变成专家,这样的典型够感动人的。但是,面对这样的典型,我们没有任何喜悦,只有深深的悲哀。一个法治社会,公民的权利应该得到法律的维护,但是,不成为专家,就受到欺负,就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这样的社会能算是法治社会吗?
  可把公民逼成专家的事,并不鲜见。政府部门经常提醒消费者怎样识别注水肉,哪是敌敌畏浸制的火腿,哪是含吊白块的面粉,哪是抛过光、涂过油的大米,哪是服过避孕药的黄鳝,哪是牛血、洗衣粉兑成的鸭血,哪是工业酒精加水兑成的白酒;劳动部门也提醒打工者,注意签订合同,认真学习劳动法,为自己维权等。普遍存在的拖欠工资,也培养出了一批专门帮民工讨要工资的“讨薪专家”。西安的三轮车夫吕福山,因为三轮车常常被交警没收,他就想向交警部门讨个说法。吕福山便挤出时间把有关的法律法规都啃了个遍。
  在一个法治完善的社会,公民自身权益得到保护,与自己的水平应该毫无关系。他是一个专家固然可以维护自己的权利,他就是一个白痴,其合法权益也不应该被侵害。因为政府就应该保证所有公民的权利。懂得某方面的专业知识,懂得某方面的法律知识,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,这是法治不健全的表现。

农民苦读八年医书和法律打赢医疗官司

重庆晚报(2006-11-14)

  一个小小的手术后,左腿骨折的妻子面临截肢,但两次医疗事故鉴定均称“不构成医疗事故”。
  他只是个农民,为给妻子讨回公道,8年来,贫穷的他上百次到重庆和周边区县的书店悄悄抄医书,熟读78本医书和20多本法律书籍,记笔记近十万字。仅有初中文化的他还自己写出一份“医疗事故鉴定报告”,这份报告让司法部的医学专家也称奇,不相信这出自一个农民之手。
  他说,8年讨公道的艰辛路上,他的执著缘于对妻子的爱,和一个“总会有人为我主持公道”的信念。
  这张迟到的判决书,周泽桂足足等了8年——难以想象的8年。
  判决书是今年9月7日由忠县人民法院下达的。当天,看着上面那句“忠县中医院在对王朝珍的诊治过程中存在着医疗过失……由中医院赔偿王朝珍69845.99元”,周泽桂和妻子王朝珍禁不住抱头痛哭。虽然这6万多元的赔偿远远不够他这8年里为此事的种种花费,他们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,毕竟8年辛苦没有白费,终于讨回了公道。
  昨天上午,记者在忠县汝溪镇马河村马尔坝水库畔等了1个多小时,才等到63岁的周泽桂。原来,为节约4元钱的船费,他沿着水库边步行而来。
  妻子手术后成残疾 他决心为妻讨公道
  王朝珍是当地出了名的能干女人,丈夫周泽桂在当地村小当代课老师,当地村民称周家为“万元户”,两个儿子考上大学也没找人借学费。1997年8月17日清晨天未亮,王朝珍背着40多斤梨子去场上卖,途中不慎跌倒,造成左股骨下段闭合性骨折。当天下午,王朝珍在忠县中医院进行了“内外固定手术”。
  术后,王朝珍左腿一直疼痛伴高烧。次年8月,王朝珍在新桥医院实施了第二次手术,但术后左腿却足足短了8厘米,生活不能自理,行走、上厕所都要人帮忙。医生说,再晚送来,左腿就只得截肢。直到这时,对医学一窍不通的周泽桂都不认为第一次手术有何不妥。治疗结束后,本想就此认命的周泽桂背着爱妻走出医院,就在这时,一个年轻医生追上来,一句话改变了周泽桂一家的命运。
  “这个在医院进修的年轻医生说,‘你妻子本来不必做这次手术的,她的残疾是第一次手术过程存在的问题造成的’。他只说了这句话就匆匆回去了。”说起这个正直的医生,周泽桂至今充满感激。
  回到忠县第二天,周泽桂就向当地卫生局申请作医疗事故鉴定,结果很快下来——“不构成医疗事故”。周泽桂不服,再次申请,结果依然。
  王朝珍和在外上大学的儿子都劝周泽桂“算了”,但周泽桂反而“变本加厉”,当他说出他要自学医学,自己找出第一次手术中存在的问题时,全家人都说他是“异想天开”。“老天赐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妻子,说残就残了,我一定要为她讨个公道,我不能指望医疗事故鉴定,只能靠自己。” 1998年底,周泽桂请假来到重庆,开始了他的艰辛之路。
  自学78本医学书 书店抄书70余本
  周泽桂的本意是到重庆大书店买些骨科方面的医书回家研究,可他发现,这些书都很贵,动辙四五十元,他买不起,就想到了抄。
  连续多天,周泽桂是沙坪坝新华书店的第一个顾客,也是最晚离开的顾客,他将书本上相关的知识一字不漏抄在买来的大作业本上,中午就到外面买两个馒头,带到书店边啃边抄,晚上就住在沙坪坝一个远房亲戚家。
  假期很快过去了,周泽桂回到忠县。之后8年时间,他又数次来到重庆,并上百次到忠县县城和邻近的涪陵、万州、垫江、梁平等地进行他的“地下活动”——抄书。
  2002年,周泽桂干脆辞掉了代课工作,一门心思扑在为妻子讨公道上,8年里有一半时间都在外“学习”。他说,这段经历最深的印象就是饥饿,因为每次在书店里一呆就一天,中午吃馒头。对他来说,包子都是奢侈品。为了少花钱,有时晚上就不吃饭,住5块钱一晚的旅社。“这些苦我都能忍受,最难以忍受的是,想到朝珍在家生活都不能自理,而我却不能常常照顾她,心里愧疚,压力大。”
  在家的时间,周泽桂承担起了原本是妻子干的活:种庄稼、操持家务,还要无微不至照顾妻子,只是没有时间种果树,因为他一有空就要钻研骨科学。这也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,日常生活全靠孩子们。
  8年来,周泽桂学习了78本医学书籍,而下手购买的只有4本,大部分是他一字一字抄回来的,写下了近十万字的笔记,钢笔为此用坏了十几支。
  两次起诉都败诉 他又开始学法律
  2001年,周泽桂凭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向忠县人民法院起诉,状告县中医院手术中存在过错,造成妻子残疾,法院判决他败诉。周泽桂不服上诉,二审维持原判。
  “我看了这么多书,完全明白医院在手术中存在的问题。第一,在病人腹壁脓肿和大腿严重炎症的情况下手术,这两者都是骨科手术的禁忌症。第二,手术中使用ENDER针和梅花髓内针,这两种材料只用于股骨中断及中上断骨折,但朝珍骨折是在下段,这明显是院方过错。”说起这些专业术语,这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农民如数家珍。
  两次败诉让周泽桂明白了另外一件事,就是光有医学知识还不行,还必须懂法。其间也有人给他出馊主意,让他将妻子抬到医院门口,扩大影响以图解决此事,但周泽桂当即否定。“这不符合法律程序,更主要的是,我不会让我的老婆去遭那种罪,她已经够苦了。”
  周泽桂开始学法律,他买来《司法鉴定程序通则》等法律书,又到书店抄了二十多本相关书籍,刻苦钻研。每天中午守着家里那台老式黑白电视,雷打不动看《今日说法》,晚上看《焦点访谈》和《拍案说法》,并记下了200多篇法律笔记。
  就在周泽桂努力学习准备再次为妻子讨公道时,麻烦来了。三天两头有人到他家里给他做思想工作,要他放弃,不再折腾了。这些反而更加剧了周泽桂的决心:“未必一个农民就不可以为了正义,向不公正挑战?”。
  他写的鉴定报告 惊呆司法部专家
  学了法律知识的周泽桂明白了,要讨回公道,必须首先得到权威部门公正的医疗事故鉴定报告。2005年,他花一个月时间,写出了自己的鉴定报告,并在报告后附上这些证据的出处——书名、出版社、出版日期、第几页,一共18本医书,有理有据。
  当年5月,周泽桂将这份“鉴定报告”呈送到了位于上海的司法部鉴定中心,并带着王朝珍到上海进行权威的医疗事故鉴定。“鉴定中心的专家们得知是我写的报告后,全都呆住了,连说不敢相信。”
  在上海的3天时间让周泽桂终生难忘。“我和妻子为节约,住在澡堂里,20元一晚,又热又臭,蚊子多。有晚我给朝珍买了一小碗鸡汤,自己吃馒头。她哭了,要我喝,我们推来推去,结果一人一口将汤喝完了。”说起这些,周泽桂有些脸红,他说自从出事后,他从来没有和妻子这么温情过,但是在异乡的廉价澡堂旅社里,他再次感到,这么多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  2005年9月,司法部鉴定中心的权威鉴定结论出来了:“忠县中医院在对王朝珍实施的诊治过程中存在着医疗过失,该过失与王朝珍目前的左下肢短缩、左膝关节僵直、活动受限之间存在着直接因果关系(属主要原因)。”拿到这份鉴定报告,周泽桂没能笑得出来,他哭了:“8年了,8年的努力终于换来这一个公正的结论”。
  最后一次审理 坐轮椅上法庭
  今年2月,忠县人民法院再审理此案,第一次开庭,周泽桂没到庭。他病了,长期积劳成疾,患上严重的前列腺增生,走路都成问题。
  一个月后,法院的传票第二次送达,周泽桂才坐着轮椅来到法庭。9月7日,依照司法部的最终鉴定报告,法院的判决书才写下院方有责任的字眼。周泽桂赢了。这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赢了个别医学鉴定专家,用他的执著,用他对妻子的爱和不屈的信念。
  法院判由中医院赔偿王朝珍69845.99元,但这8年,周泽桂为此事已花去9万余元。钱全是借的。周泽桂觉得值,他说:“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照顾朝珍。”
  “8年来,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叫我不要哭,要相信他,我一直相信他,我没看错人。”王朝珍僵直着左腿坐在家门口,虽是对记者说话,却一直望着身边的丈夫。
  “从来看不出他竟是个这么较真的人。”马尔坝水库摆渡的船工、邻居陈正奎告诉记者,周泽桂三天两头离家,从来舍不得花4块钱坐船。
  周泽桂赢了官司 邻居也跟着高兴 说他为“农民争了光”
  “我一开始就相信我会赢,我相信党,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。”周泽桂说这句话时,脸上没有丝毫的做作和虚伪,有的只是激动、轻松和感激。

城堡磨坊